Simple and Best
每日头条
2020.11.29
用户名: 密码:

形势要点:从各国领导人对拜登胜选反应看地缘政治形势

北京时间11月2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致电祝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同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致电卡玛拉•哈里斯,祝贺她当选美国副总统。这是美国大选之后中国领导人最正式的官方表态。此前的11月13日,中国外交部曾以发言人答问的方式,间接表示对拜登和哈里斯的祝贺,“同时我们理解,美国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尽管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仍未正式承认败选,但习近平主席和王岐山副主席的祝贺,已经宣布了中国的正式态度。有分析人士称,从对拜登胜选的祝贺时间上,大致能反映当今世界的地缘政治形势。在美国主要媒体宣布拜登当选后,西方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很快表示了祝贺,包括英国首相约翰逊、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日本首相菅义伟、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等。在西方世界,拜登的获胜使得各国政治家可以更加公开地预想告别“特朗普时代”,迎接“拜登时代”。外界评论称,西方及其他国家领导人在大选后迅速祝贺拜登相比,中国与俄罗斯这两个大国的态度显得“含蓄”和“内敛”。在中国领导人对拜登表示祝贺之后,俄罗斯总统普京仍未对拜登表示祝贺。(2020年11月26日)

形势要点:为什么中国央行要否定传统的货币乘数观点?

中国央行今天(11月26日)发布了2020年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有意思的是,央行以专栏形式解释了资产负债表与货币供应的关系。传统观点认为,广义货币M2的变动是基础货币变动通过货币乘数放大而引起的。由于基础货币主要由现金、法定存款准备金和超额存款准备金构成,是中央银行负债的主体和货币政策实施结果的反映,数值上接近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因此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变动容易被视同为货币政策取向发生变化。但事实上,广义货币M2增长与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基础货币之间并无固定关联。央行报告称,广义货币创造的直接主体是银行而非央行,现实中的广义货币M2由银行通过贷款等信用扩张创造而来,是由银行自主实现的,并不需要用到基础货币。央行称,货币乘数是广义货币M2和基础货币之间的恒等式比例。广义货币M2的创造取决于银行行为,而银行贷款创造存款后所产生的缴纳法定准备金的需求,央行既可以通过缩表的降准对冲,也可以通过扩表的再贷款工具提供,这意味着货币乘数其实是一种事后的恒等式结果,并不存在分子和分母之间的直接逻辑关联。央行认为,传统货币乘数观点反映了对货币创造的机械式观察,未充分认识到商业银行才是货币创造的主体,已不适用于对货币的现实分析。总体而言,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货币乘数与广义货币M2增长之间并无必然的逻辑关联,且我国作为全球为数不多的仍坚持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大型经济体,不需要以央行大规模扩表的方式投放流动性,不宜简单根据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幅度、货币乘数来衡量货币政策效果。观察货币政策的松紧,关键还是看作为货币政策中介目标的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只要保持了货币信贷合理增长,就说明银行货币创造的市场化功能正常发挥,中央银行提供的基础货币是适度的。值得一问的是:为什么央行强调货币供应与央行负债表无关?如果单看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中国央行的膨胀还是比较惊人的,从2000年初至2020年9月末,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了9.6倍,同期美联储为9.5倍、欧洲央行为7.1倍,日本央行为5.2倍。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认为,央行的区分可能是为了澄清一种看法——货币供应扩大源于央行扩张资产负债表,央行加大基础货币供应导致了市场的“放水”效应。央行想以此显示,央行的基础货币投放是审慎的、适度的,并没有搞“大放水”,宏观杠杆率的大幅提升并不是央行的责任。(2020年11月26日)

更多头条 >>
北京安邦咨询公司 © Copy Right Anbound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ICP:京ICP备-11028426号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