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e and Best
每日头条
2017.03.27
用户名: 密码:

中国还有多少“历史性的耐心”等改革环境成熟?

在中国近两年的发展中,深化改革是难度最大的领域,也是今年十九大之后中国需要“撸起袖子加油干”的主要工作。对于中国面临的改革形势,国内有一种说法称,中国的改革需要“历史性的耐心”。这种说法的隐含之意是,由于利益团体的存在,调整重大利益的改革将面临很大的难度,虽然利益集团不会完全阻挡住改革之路,但会拖慢改革的进度。因此,中国未来的改革需要一些时间,等这些问题变得更严重,浮出水面,(决策层)才能下定决心要解决问题。虽然这对中国并不是最好的方法,却是最现实的做法。要指出的是,这种继续等待改革时机成熟的看法,在国内有不小的市场,尤其是随着中国的利益集团格局复杂化,渐进式改革被认为是比较稳妥的做法。不过,在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看来,被动等待改革时机的做法对目前的中国可能并不适合。中国的改革的确是一个历史进程,而且是持续的进程。但好改的、能够改革的地方,绝大多数都改完了,剩下的改革任务都是硬骨头,是结构性的问题。而且从改革形势来看,在改革难点上,中国实际上已经退无可退。因此,中国并没有多少时间以“历史性的耐心”来等待改革环境的成熟。客观情况可能与此相反,中国已没有时间来拖延改革,面对结构性的难点,如果不下定决心突破改革壁垒,那么,通过反腐败等巨大努力争取而来的改革空间,很可能会随之丧失。改革实际上是结构性的利益调整,反腐败已经走在前面了,改革必须紧紧跟上!(2017年3月26日)

抑制“过度金融化”已成金融调控主基调

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定下基调,2017年在金融领域的一大任务是防风险。现在,证券、保险、银行等领域的防风险整顿行动已经渐次展开。跟踪研究国内金融政策信息不难发现,目前,国内对于“过度金融化”已经形成共识。无论政策部门和业界大都认为,过度金融化在我国经济生活中表现已相当明显和突出,一是金融业总产值占GDP比重快速上长,既让中国经济出现“金融重、实业小”的头重脚轻局面,更在很大程度上对国内经济产生不利导向。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金融业产值占GDP比重上升到8.3%,而2000年−2005年的比例为4.4%,现已超过发达国家的水平。美国、英国作为世界上金融业最发达的国家,金融业创造的增加值占全部GDP的比重是7%左右。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称,“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国家金融业一业独大如此大的程度,这不是金融业的发达,而是虚胖”。随着各种融资工具不断出现、迅猛发展,多个经济领域都出现了金融化程度越来越高的现象。金融化前年导致了股市疯涨然后大跌,去年又导致房价大幅上涨。范剑平称,在稳增长名义下形成的“大水漫灌”,对真正推动经济增长和发展作用有限,反而会造成财富的再分配,很多中等收入者在跟风投机中先赚后亏,财富受到损失。由于脱实向虚和过度金融化,使得金融体系不断膨胀,原本为金融之本的实体经济,却已快托不住金融了。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也表示,如果过度金融化,可能会带来金融体系本身的脆弱。比如,造成金融行为的偏差和异化,容易快速积累金融风险,包括市场间的相互传染和市场动态,甚至可能发生市场的踩踏;也可能造成部分金融资本空转,脱离实体经济这个本源,并对社会资金产生虹吸效应。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则指出,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失衡是当前中国面临的三大结构性失衡之一。金融领域存在着资金脱实向虚的现象,大量资金在金融体系内自我循环,不仅加大了金融体系的风险,还加重了实体经济的融资困难。(2017年3月26日)

更多头条 >>
北京安邦咨询公司 © Copy Right Anbound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ICP:京ICP备-11028426号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