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e and Best
每日头条
2017.02.25
用户名: 密码:

宏观政策不能受“大规模通胀”误判的影响

虽然国内CPI涨幅仍停留2%左右的水平,但最近国内担忧通胀的呼声却不少,有一些财经作者甚至惊呼:中国的高通胀时代正在到来。追踪市场观点可以发现,不止一个人持有中国将会通胀的观点。不完全估计,大约有三分之一的知名经济学家发表过类似的观点。综合这些通胀论的观点,主要有以下几点理由:一是国内原材料及中间产品价格上涨,导致PPI高涨,如1月份PPI已高达6.9%,迟早会向下游传导到CPI。二是国内银行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大增,1月份新增社会融资规模3.74万亿元,新增人民币贷款2.03万亿元,1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57.59万亿元,同比增长11.3%。部分学者认为,这是一个“天量”的信用扩张。三是哄传国内投资将创下巨额增幅,比如23个省(自治区)提出的2017年投资规模达45万亿元。由于“通胀论”越积越多,而且直接关系到宏观政策制订,因此,这一事情不仅值得讨论,而且特别需要弄清楚!通胀的经典原因是货币多发,其直观表现就是价格上涨。在安邦(ANBOUND)的内部讨论中,首席研究员陈功表示,通俗地看,通胀存在三个前提条件:一是钱比东西多,这是经典通胀的情况,短缺经济就是这类典型。二是东西被人为限制,但钱还是像原来一样多,这也会形成价格上涨的现象。三是东西很多,但钱更多。从现在国内所谓的价格上涨来看,陈功认为接近第二种情况。不过,这种情况的发生与人民币贬值有关,也与生产者尤其是制造业逐渐被放弃有关。大体来看,这是短期现象,不可能演变成为通货膨胀。此外,在讲政治经济学的中国来说,从政治角度来看,也不太可能允许大规模的通胀出现。如果中国出现大规模通胀的现象,这基本可以肯定认为是执政失败,在政治上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事情。整体来看,中国目前不可能出现大规模通胀现象,宏观政策要坚持稳健,不要受类似担心的影响和误导。(2017年2月23日)

中央在转型过渡期会保持地方发债空间

在财政体制改革对地方融资“开前门、堵后门”之后,地方发债成为地方债务融资的唯一“合法渠道”。据统计,2016年全国共有31个省级政府和4个计划单列市政府发债,全年共发行地方债1159支,发行规模合计60458.40亿元,较2015年增加57.65%。据财政部近期所发通知,今年地方债发行将沿用2016年的做法,对地方政府置换债券、新增债券及债券余额实行限额管理,此举可合理控制地方债务增长,也有利于控制债券市场供给。据中债资信预计,今年全年地方债发行总规模将在6到7万亿之间,其中置换债券的发行规模在5到6万亿元之间,新增债券的发行规模将在1万亿元以上。在地方发债的启动时点方面,今年的地方债发行可能要到3月份才启动。要指出的是,在近年经济下行压力持续、房地产市场低迷、地方财政增收难度增大、刚性支出不减的情况下,保持较大的地方债发行规模也是积极财政政策的一部分。按照财政部的部署,截止2014年底约15.4万亿元的地方存量债务,要在三年左右完成置换,原定于2018年8月完成全部存量债务置换,在2017年将加快推进。根据2015年全国人大预算工作委员会的一调研报告,2015年地方债务到期规模为3.1万亿元,占20%;2016年到期2.8万亿元,占18%;2017年到期2.4万亿元,占16%;2018年及以后年度到期6.2万亿元,占40%;以前年度逾期债务0.9万亿,占6%。从2016年、2017年的地方置换债券额度来看,都要高于实际到期债务规模。在我们看来,地方债的提前置换与地方年度发债规模,与政府财政改革的过渡期有关。在这几年的过渡期内,中央都将保持比较宽松的地方发债空间,尽量增加地方财政的回旋余地。据2月22日晚间披露的消息,新疆自治区已成为今年第一个发行地方债的地区,今年新疆共发行地方债199.5亿,其中一般债规模为156.5亿,专项债规模为43亿。新疆此次一般债和专项债的信用级别均被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评为AAA。(2017年2月23日)

更多头条 >>
北京安邦咨询公司 © Copy Right Anbound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ICP:京ICP备-11028426号
用户名:
密码: